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中国环境监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环保要闻

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于会文:全力构筑长江上游生态屏障

"四川也和全国一样,近几年环境质量改善前所未有,人民群众普遍点赞,环境获得感、幸福感明显增强。但是必须承认,目前改善成果还比较脆弱、不够稳固,稍一松手就会滑坡,我们形容为'滚石上山、不进则退'。"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于会文表示,四川的生态环保工作还需迈过"五个坎"、实现"五个转变",其中就有环境质量要迈过"容易反弹"的坎,向"持续稳定改善成为常态"转变。

必须标本兼治,从源头上控制污染产生

环境质量的改善本身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过程,环境问题历史累积多,治理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治理进程中还存在反复博弈、拉锯、此消彼长。环境的治理改善,就是发达国家也都用了好几十年,我们攻坚克难的时间还不久。

于会文表示,分析近两年环境质量改善明显,我们采取的主要手段还是"治标"的,还没有进入"治本"的深层推动。如蓝天保卫战,我们主抓重污染天气应对、主抓强化督查、主攻重点区域和重点问题,确实是出手见效。尤其是针对特殊时段探索的"三个吃药"的招法,非常管用,但都是"治标"的。"治本"的措施也在推,但作用还没有显现出来,这需要一个过程。真正"治本"的措施是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运输结构和农业投入结构的改变和调整,而这些改变和调整无法一蹴而就。

要想持续巩固环境质量改善成果,必须"标本兼治"。当前环境质量改善已经进入"深水区""攻坚期",前面通过"治标"能够解决的问题大多已经解决。下一步,已经探索出来的"治标"的办法不能丢,同时还要从深层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通过提高地方环境标准来倒逼技术改造、产业转型,为了改善岷江、沱江水质,四川专门制定了远高于国家标准的地方排放标准,把岷江、沱江生活污水一级A标提高到了地表水"准Ⅳ类"标准。开展长江经济带战略环评"三线一单"编制工作,为产业发展划框子、定规则,建立生态环境分区管控体系,在满足空间和总量管控的前提下,提出生态环境准入门槛,以生态环境空间管控引导构建绿色发展格局。

站好第一道岗,护好老百姓的"水缸子"

四川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格局中地位重要。去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时,明确指出四川一定要把生态文明建设这篇大文章写好,要求把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放在生态文明建设的首要位置。于会文说,我们始终牢记总书记的重托,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将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作为全省污染防治攻坚"八大战役"之一,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护好老百姓的"水缸子",让全川9100万人民喝上干净水,还要始终守好长江第一道岗,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于会文表示,为站好这第一道岗,重点从以下几方面发力:

坚决扛起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政治责任。始终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坚定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重大决策部署。时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牢记"一定要把生态文明建设这篇大文章做好"的嘱托,牢固树立"上游意识",切实担起"上游责任"。

坚决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结合国家安排部署,以严格保护一江清水为核心,围绕长江经济带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三水共治",协同推进生态修复、资源保护、污染治理,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在长江保护修复方面重点开展八个专项行动,即开展劣Ⅴ类水体整治、入河排污口整治、"三磷"排查整治、"绿盾自然保护区"专项行动、"清废"专项整治、饮用水水源地集中整治、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省级以上工业园区整治等,并采取定期调度和不定期抽查,及时掌握各地推进情况,对工作不力、进度缓慢的地方采取问题移交、通报、约谈等方式倒逼工作落实。

坚决整改长江流域生态环境问题。继续扎实推动中央环保督察组移交问题中涉及长江流域的各类生态环境问题的整改工作,充分发挥省环保督察整改办牵头抓总的作用,采取清单制+责任制+销号制,用好用足摸索出的统筹调度、明察暗访、通报约谈、媒体曝光和移送追责等有效措施,防止问题整改反弹回潮,坚决推动问题全面彻底整改到位。

建立完善长效常态机制。健全生态环境保护经济政策体系。出台《四川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组织沱江流域各市签订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推动形成"成本共担、效益共享、合作共治"的流域治理长效机制。

在全国率先启动长江经济带战略环评四川省"三线一单"编制工作。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的意见》,规范并加强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构建差别化、分区管控的环境准入体制。全面推行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开展环境保护党政同责考核,把环境保护在市(州)政府目标考核中的权重从2017年的13%大幅提高到2018年的16%。实施差别化考核制度,明确对生态敏感脆弱的58个县取消GDP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