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中国环境监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法规 > 法治广角

既要稳经济也要保环境,东莞市副市长出庭应诉行政诉讼案

9月10日上午,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件,该案是东莞某纺织印花公司不服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和东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以东莞市人民政府和东莞市生态环境局为共同被告向法院提起的行政诉讼。

令原告感到意外的是,坐在被告席上的,是代表市政府出庭应诉的副市长万卓培。此外,该案庭审过程中,还有约100名市直各单位、各镇(街道、园区)分管法治工作的负责同志全程旁听。

纺织印花企业状告市生态环境局

2019年10月23日,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到原告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并对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取样检测。《检测报告》显示,该公司生产性废水检测指标中化学需氧量为196mg/L,超出最高限值(80mg/L)1.4倍。市生态环境局依法向原告发出《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原告拟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依据以及原告享有的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

由于原告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陈述、申辩和听证请求,2020年1月13日,东莞市生态环境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原告存在废水超标排放的违法行为,违反了《水污染防治法》第十条的规定,并依据该法第八十三条第二项的规定,决定对原告作出处罚金20万元的刑政处罚。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后,原告向市政府提请行政复议。2020年4月21日,东莞市政府复议后出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该行政处罚决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罚恰当,决定予以支持。原告不服,遂向东莞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庭审现场,原告认为,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现场检查时,公司已经配套安装并正常运行废水处理设备,并非主观故意超标排放;在市生态环境局检测的8项指标中,只有一项指标超标1.4倍,其余7项指标均达标;此外,原告在接到整改要求后,积极履行整改义务。综合以上几个因素,原告认为罚款20万元的处罚过重,在助力企业复工复产的背景下,被告应充分考虑企业的难处,更加人性化地量定处罚金额。

被告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则指出,根据法律规定,废水超标排放的违法行为并不以企业是否具有主观意图为处罚依据,只要违法行为发生就可以视情况予以处罚;此外,废水对于环境的污染是瞬时发生且不可逆的,原告在收到整改要求后立即改善废水排放工艺是企业应当履行的义务,不能作为减轻处罚的依据;经过测算,原告日均废水排放量达到370立方米,虽然超标倍数不高,但由于排放量大,对环境的污染不可小觑;当前污染防治攻坚战形势严峻,企业应当严格落实环境治理主体责任。

东莞市人民政府作为共同被告,同样认为原告在废水排放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的事实无误,市生态环境局作出处罚所依据的法律适用正确,执行程序合法,市政府作为行政复议机关支持市生态环境局作出的处罚。

原被告均充分表达观点后,该案将经庭后审议择日宣判。

行政负责人出庭应诉呈常态化

在庭审最后的陈述阶段,万卓培代表东莞市人民政府作最后总结。对于原告提出的希望法庭能够结合疫情期间中央提出的“六稳”“六保”工作任务对企业进行人性化裁量的陈述,万卓培表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不仅是政府部门的责任,更是全社会共同的义务。

“东莞有18万家制造企业、133万个市场主体,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压力很大。”万卓培表示,“东莞市生态环境局作为负责生态环境保护的职能部门,要承担生态环境保护管理责任,工作任务十分艰巨。对于他们依法作出的处罚决定,市政府作为行政复议机关予以支持。”万卓培认为,行政处罚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让企业能够自觉履行环境保护主体责任,同时引导广大市民自觉树立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

2014年,《行政诉讼法》第一次修订,明确规定,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近年来,东莞市行政负责人出庭应诉已成为常态,据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统计,2014年至2020年上半年,共有645宗行政诉讼案件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

东莞市司法局、东莞市普法办公室会同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与领导干部旁听庭审有机结合,按照司法部、全国普法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推动国家工作人员旁听庭审活动常态化制度化的意见》及广东省、东莞市相关部署要求,组织了这次领导干部旁听庭审学法用法活动,给旁听庭审的同志们上了一场生动的法治教育课。

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李婉荷表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和组织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旁听案件庭审,既有利于增强行政机关自觉遵守司法监督的意识、促进司法权威的树立、增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意识和规范行政机关的执法行为,也有利于化解行政纠纷和保护公民利益。(文 | 于羽佳)

(供稿单位:东莞市生态环境局)